釋出原始碼的 Google Sky Map 專案將會化蛹蛻變成未來之星

本文翻譯自 OSS Watch,採創用CC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過去 6 個月裡不斷地傳出 Google 關閉旗下某些非正式開發專案 (side projects) 的消息。一般而言,這些專案會就此永遠塵封,然而在某些情況下,則是有轉型計畫,Google Sky Map 正是其中之一。和過去較為傳統業界廠商的作法相比,如 Nokia 與現在的 HP,「開放源碼後接著期望一切順利」,對於我們的社群來說,此種方式的改變甚為有趣。

Sky Map 是 Android 行動裝置上的應用程式,其出現乃是源自 Google 給予工程師用來從事個人專案的所謂 20% 時間。回到 2009 年 Sky Map 剛推出時,當時市場上部份 Android 手機上少數硬體規格勝過 iPhone 的地方,就是硬體羅盤感測器了。Google 的 Android 裝置 (G1) 首次公開亮相最令人驚艷的一刻,就是展示 Streetview 服務如何與手機的羅盤結合運用,以顯示用戶所面向方向的相關資訊。架構於此一短暫的競爭優勢窗口(下一輪的 iPhone 就有了羅盤)上,Google 的 Pittsburgh 辦公室(當時在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校區)開發並釋出了 Sky Map,主打的功能就是讓用戶只要對準某片天空,就得知某片天空的天文資訊,有用且富教育意義。在後續數年內衍生了數十個模仿者。

有鑑於該軟體不再推廣 Android 硬體的競爭優勢,加上這類應用程式的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在 Larry Page 看似沒有終止跡象的一回回緊縮開支動作中,該專案的結束多少也在外界的預料之中。Sky Map 回到了在卡內基美隆校區的家:

今天,我們很高興地宣佈我們將以不同的方式,分享 Sky Map:我們將 Sky Map 貢獻給社群。我們正與卡內基美隆大學合作。在合作過程中,將看到 Sky Map 作為一系列學生專案而持續開發。Sky Map 將由學生帶動下持續開發,Google 工程師將以顧問角色維持緊密合作。此外,我們將開源釋出此應用程式,其他天文愛好者可以取得程式碼並依照希望予以修改。

這是一種有趣的方式。雖然還不清楚將邀請什麼樣的學生專案(電腦科學?天文學?都是?都不是?),不過為了某些原因,我希望開源釋出結束生命週期的產品程式碼,能夠以促進學習與教學的模式,再之後受到普遍採納。

首先,如此一來可以將開放式的開發方法論教授給學生軟體作者,這一點由於在太多的初中級學術軟體開發課程中仍有所不足,因此依舊值得關注。其次,這種做法針對學術機構的社群參與,提供了引人注目的途徑,對其教學打開了一扇通向外界和邀請合作的窗口。第三,它以一般履歷分派難以達到的直接與無障礙方式,對學生的技術做了良好宣傳。

雖然 Google 這段時間關閉大量專案並未令我感到激動(再見了 Google Sets 擤鼻聲),類似針對 Sky Map 所提出的解決方案確實令人興奮,對於因此而產生的學術專案,我會拭目以待。





Category: FOS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