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  繁體中文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News

自由軟體如今為何比以往更為重要

從我發起計算自由運動,也就是軟體自由以來,已經 30 年。自由軟體運動開始以來已經有許多改變:如今先進國家中大多數人都擁有電腦,或者手機,並且藉此使用網際網路。用戶仍舊因為非自由軟體的緣故,無法掌握其運算的控制權。而現在更有另一種掠奪此控制權的方式:服務替代軟體 (Service as a Software Substitute,SaaSS),意指把你的電腦運算交給別人的伺服器去做。

非自由軟體與 SaaSS 會窺探、束縛、甚至攻擊用戶。因為服務與私有軟體產品不受用戶控制,惡意軟體的情況時有所聞。這就是問題的根本:非自由軟體與 SaaSS 掌握在他者手上(通常是某某企業或國家),而自由軟體卻由其用戶控制。

這份控制權為何重要?因為自由代表掌握你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用某個程式完成生活中的大小事,你的自由就有賴於你是否能控制這個程式。你所使用軟體的控制權,是你所應得的,當該程式和你生活中重要事項相關時,更是如此。

你對該程式的控制權需要四個基本自由。假如缺少任何一個或有所不足,它就是私有或非自由程式:

  1. 不論何種目的,依你所願執行該程式的自由。
  2. 了解並改寫該程式原始程式碼,好讓程式依你所願執行運算的自由。程式是由程式設計者用程式語言寫出來的,那有點像是英語結合代數,而程式的這種形態稱之為原始程式碼。任何懂得程式設計並擁有程式原始程式碼的人,都可以加以閱讀、了解其運作,並加以修改。當你拿到的程式是一連串能讓電腦有效執行,但人類極難以理解的數字,也就是可執行格式時,了解與修改處於該形態的程式將十分艱難。
  3. 依你所願,製作並散佈完全相同副本的自由。(這並非一項義務,全看你的選擇。自由程式不代表其他人有義務拷貝給你,或者你有義務拷貝給他。)
  4. 依你所願,製作並散佈經你修改的程式版本的自由。

前兩項自由表示每個用戶對該程式都有個別的控制權。藉由其他兩項自由,任何群體用戶可以一起對程式行使共同控制權。

假如用戶不能控制程式,程式反過來會控制用戶。

對於私有軟體,一定會有某個單位,程式的所有者,控制著該程式,並且透過它對用戶行使權力。非自由程式就像束縛的軛鐵,一個不公正的權力工具。在極端案例中,私有軟體被用來窺探用戶、限制、審查並侵害用戶。舉例而言,Apple i 系列產品的作業系統全都有份。Windows、行動手機韌體、Google Chrome 的 Windows 版包含了一個通用的後門,可以讓某些公司無需許可即能遠端更改程式。Amazon Kindle 也有可以用來刪除電子書的後門。

以終結非自由軟體的不公不義為目標,自由軟體運動發展了用戶能自由使用的自由軟體。我們從 1984 年開始開發自由作業系統 GNU。今天,數百萬台電腦使用 GNU,其中大多數是 GNU / Linux 這樣的組合。

SaaSS 在此扮演什麼角色呢?服務替代軟體並不表示伺服器上的程式是非自由的。應該說,使用 SaaSS 造成的不公不義,和使用非自由程式是一樣的:它們就像通往同樣爛地方的兩條路線。拿 SaaSS 翻譯服務為例:用戶將文字送往伺服器,伺服器加以翻譯(例如從英文到西班牙文),然後把翻譯送回給用戶。如今翻譯工作便以納入伺服器運作者而非用戶的控制之下。

當你使用私有程式或 SaaSS,首先你就是在害你自己,因為它給了某些單位在你之上的不公平權力。為了你自己,你應該跳脫出來。

在許多情況下,使用非自由軟體會直接迫使其他人也這樣做。Skype 就是個清楚的例子:當某人用了非自由的 Skype 用戶端軟體,等於要求對方也使用這套軟體,因此犧牲了雙方的自由(Google Hangouts 也有同樣的問題)。即使是一下子,即使是在其他人的電腦上,我們都不應該使用這樣的程式。

使用非自由程式與 SaaSS 的另項害處是,這麼做會獎勵加害者,鼓勵進一步發展這些程式或服務,轉而讓更多人落入開發公司的控制之下。

當用戶為公共團體或學校時,此一間接傷害會更加嚴重。公共機構的存在是為了大眾,而非他們自己。當他們進行運算,是為了大眾作運算。他們有責任站在大眾的利益上,維持對這些運算的控制權。因此,他們僅能使用自由軟體並拒絕 SaaSS。

國家的計算主權同樣需要自由軟體。根據 Bloomberg 報導,微軟會在修復 Windows 臭蟲前,先讓美國國家安全局得知臭蟲的存在。我們不知道 Apple 是不是也這樣做,但該公司和微軟同樣承受了美國政府的壓力。對於政府來說,使用這樣的軟體無疑會危害國家安全。

學校,以及所有的教育活動,會透過教學內容影響社會的未來。因此學校應該只教自由軟體,傳輸民主價值觀與協助他人的習慣。非自由程式的使用教學,會灌輸對該程式擁有者的依賴,有違學校的社會使命。

私有軟體開發者讓我們懲罰那些出自善意分享軟體,或對加以修改懷有好奇心的學生。他們甚至為學校制訂了反分享的宣傳。相反的,每個教室都該貼有這條規則:

學生們,這個教室是我們分享知識的地方。如果你帶軟體到課堂來,你不能只顧自己用。你必須拷貝給班級裡的其他人,包括原始程式碼在內,好讓其他人可以學習。因此,帶私有軟體到課堂來是不允許的,除非是為了逆向工程之用。

在計算領域中,合作包括了把程式原封不動複製後重新散佈給其他用戶,也包括把你修改過的版本散佈給別人用。自由軟體鼓勵這些形式的合作,私有軟體卻加以禁止。私有軟體禁止重新散佈副本,也不給用戶原始程式碼,不讓他們做修改。SaaSS 也是一樣:如果你的計算是透過網路,在其他人的伺服器上,藉由其他人的程式完成的,因為你無法接觸到執行運算的軟體,因此你不能重新加以修改或重新散佈。

實務活動也會使用到其他作品,包括食譜、教科書之類的教育作品、字典與百科全書之類的參考作品、顯示文字章節的字型、硬體電路圖、用 3-D 印表機製作有用物件所需的模型。由於這些都不是軟體,自由軟體運動嚴格來講並不包括它們,但是基於同樣的理由能得到同樣的結論:這些作品應該包含上述四種自由。

我經常被問到,什麼是自由軟體的優點。但是優點一詞對於自由來說太過薄弱。

沒有自由的生活是種壓迫,這一點也適用於計算以及我們生活中的各種其他活動。

我們必須贏得我們使用軟體的所有控制權。要如何才能贏得?透過在我們擁有或經常使用的電腦上,拒絕 SaaSS 以及非自由軟體,透過開發自由軟體,透過拒絕開發或推廣非自由軟體與 SaaSS,透過散佈這些想法給其他人。一起來讓所有電腦使用者都自由吧。

◎本文翻譯自 WIRED,原作者為 Richard Stallman:
https://www.wired.com/opinion/2013/09/why-free-software-is-more-important-now-than-ever-before/




OSSF Newsletter : 第 230 期 Sound Juicer--從 CD 中擷取音樂
Tags: ,  
Category: FOS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