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  繁體中文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News

Richard Stallman 來台演講紀實-談自由數位社會

在自由軟體的社群中,Richard Stallman 的大名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美國自由軟體的發起人、同時也是自由軟體社群的精神領袖,人稱「自由軟體之父」(Father of Free Software) 的 Richard Stallman 在五月份的時候蒞臨台灣,在台灣各地展開巡迴演講。

這次 Stallman 的演講主題著重在數位生活社會以及可能遇到的潛在威脅。他以風趣的語調談論嚴肅的講題,演講一開始他先從「拍照上傳 facebook」開始切入監控的主題,他說如果有人拍了他的照片,請不要把照片上傳到 facebook ,因為這會讓 facebook 有辦法追蹤被攝者,並傷害到他人的自由。同時,如果對演講有錄音、錄影的話,請使用開放格式分享,並採用 CC 授權。他強調這些,是因為他認為影響數位社會自由程度的原因取決於社會公民是否對自由有足夠的關注。舉例來說,記名悠遊卡能夠追蹤每個人的搭乘紀錄,但搜集資料並不是問題,關鍵在於「誰能夠取用這些資料」?如果公司把這些資訊交給政府,那政府就可以輕易的進行監控。假使我們真的遇到這樣的情況,那要怎麼樣對抗以國家機器力量進行的監控呢?

數位社會與監控

在數位社會,有很多機會可以讓人民遭到監控,諸如服務替代軟體、在專有軟體裡面置入後門、或ISP紀錄我們的網路活動。Stallman 認為避免監控的唯一方法是政治行動。他表示,人民應該監督政府,不該讓某個人的權力大到足以掌握整個國家機器。民主的精神並不僅止於數年一度的投票,民主的真諦在於讓人民控制政府,而非政府控制人民。我們必須知道政府在做些什麼,才能有效監督政府,但政府也有可能透過祕密行動隱藏這些資訊,所以需要像是維基解密或是史諾登這些人來爆料,而我們必須要保障這些人的安全。照理說,保障安全的正常程序應該是用立法規範政府,使公權力不會被濫用,但這種作法緩不濟急,所以數位社會裡的公民必須要積極注重資安,才能保障自己的言論不會成為別人攻擊你的手段。Stallman 並強調每個人都喜歡聽和自己立場相同的言論,可是,我們同時也必須要捍衛反對立場說話的權利才行。

Stallman 也在演講中提到一個跟台灣人民可能會遇到的監控例子─車牌辨識系統。較好的車牌辨識運作方式應該是當遇到有問題、不合法的車牌才會進行檢查,其他的東西都不該被紀錄下來。一個合理監控系統應該是除非有法院命令,否則特定的車輛行蹤不能被掌握,要不然這個系統將有可能成為控制人民行蹤的工具。也許有人會疑惑,那街頭巷尾都有的保全監視器是否不應該設置呢? Stallman 則認為,這兩者之間有一個最大的差別是有沒有連到網路上。保全監視器有定時、定點以及沒有特殊狀況則會定時刪除紀錄的特性,但監控攝影機則可以彙整、追蹤並分析資料。

數位社會與審查

Stallman 也談到數位版權管理 (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 DRM) ,他認為在資料上加入 DRM 就好比是替資料上了數位的手銬,藉著讓人無法散播為授權使用的資料,達到操控檢視與複製的權利。對提倡「著佐權」(copyleft) 的 Stallman來說,他當然不樂見這樣的情形,這不光單純是專利和著作權的問題。更進一步來說,他認為 DRM 有可能成為有心人士的工具,因為授權的制度必須要辨認客端的身份去檢查是否擁有使用權利,使用者的閱讀清單、購物習慣以及電子商務的消費紀錄都有可能被收集利用。然而,即使終端使用者付費取得了授權,在數位內容的使用上還是處於被動地位,例如過去曾經發生過電子書平台利用後門將書籍遠端刪除的事件,Stallman 認為這是一種「思想審查」,諷刺的是,被刪掉的書籍正好就是談論極權社會進行思想控制的經典作品─喬治‧歐威爾所著的《1984》。他認為,唯有原始碼透明開放自由軟體可以讓大家檢視裡面是否懷有惡意的程式,保障自己的資訊安全。

數位社會與教育

另外,在我們關注數位生活中的危機時,也同時應該關心一下數位生活的未來,這裡想和大家談的便是「資訊教育」。有許多的學校在開設電腦課的時候,採用專有軟體的教導,也許是為了方便、也許是因為老師只會這套系統。但 Stallman 主張學校必須教導學生使用自由軟體,因為教育是形塑下一代的工具,如果我們教導學生使用非自由的軟體,那麼就會養出一批依賴專有軟體的學生,他指出:「就像是給你一口免費的毒品一樣」。使用專有軟體教學有什麼好處與壞處呢?好處有可能是,如果我們要過濾學生能得到的資訊,將會容易得多。但壞處是,如果有一個未來的工程師問老師:「這個軟體是怎麼運作的呢?」老師只能跟他說:「抱歉,我們不知道這個程式是怎麼寫的。」並錯失了一個培養工程師的機會,因為要養成一個好的程式開發者,代表他們必須去了解什麼是「好的程式」。這也是 Stallman 在自由軟體的四大自由之中所主張的自由之一:「研究、修改的自由」,而且知識的共享將有助於我們對世界的探索與了解,進而創造更多。

藉著這次自由軟體之父來台演講的盛事,再次提醒了我們,在享受數位生活的方便之際,其實也有許多議題是值得我們重視與關注的。特別是身為一個數位社會的公民,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認知,了解到自由並非天生存在於大氣之中,也不該是「別人端過來給你」這麼方便、不需要付出代價的東西,自由其實是必須靠著大家共同的努力不斷去爭取而來的,不光是對軟體如此,對社會亦是。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the following articles:




OSSF Newsletter : 第 243 期 LiveReload - 網頁開發者必備的自動重新整理外掛

Category: FOS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