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  繁體中文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News

開放教育資源可以從 FOSS 學習的五個課程

本文翻譯自 opensource.com ,原作者為 Scott Wilson:https://opensource.com/education/14/4/5-lessons-open-education-resources-can-learn-foss

開放教育資源(OER)社群欠缺一些成為開源和自由軟體運動的成因,而我認為以下這些自由開源軟體運動成功的因素是 OER 所缺少或需要強調的部分。


1. 不只是分享,而是如何創造

這些開源軟體運動的獨特元素其中之一,是公開開發過程的專案 (open development projects)。在公眾場合中,這些軟體是合作開發的專案(不合作也是必然的),通常人們是從多個組織裡將其貢獻出來。這一切的所有過程,導致軟體的創建和發行—設計、開發、測試、規劃—通常是使用公開可見的工具。專案也試著積極地使他們的貢獻基礎增加。

當一個專案有著公開和透明的管理,它更容易鼓勵人們自願提供無償且更多的力氣在專案上,而這將遠遠超過你在一個封閉的專案內所能買得起的。(當然,你必須因此放棄許多的控制權,但實際上,那些控制權又有什麼價值?)

雖然在開放教育資源空間裡有一些合作項目,例如一些開放式教材的專案,但在大多數的情況下,無論是資源的創建、個人獨立作業的發布,或是私下通過某大學的傳播媒體團隊所開發的,創建資源往往是比較私密的。

此外,在開源世界中,這種方式是很常見的:多家公司將資源投入在同一個軟體專案,以降低開發成本、提高軟體的質量和可持續性。我想不到任何教育組織在大規模設計上合作的有形例子—例如,合作建立一個完整的課程。

一般來說,這種 OER 的開源活動,最常見的是類似 "code dump",組織堅持某個已經被放棄的專案的開放授權。OER 需要從概念萌芽那一刻就開始公開過程並開始共工合作。

不可否認地,現今 OER 最熱門的形式有著這些傾向,像個人照片、PowerPoint 幻燈片和 podcast。這部分可能是因為創造開放教育資源的文化沒有被建立起來,而這將使它更容易產生大的片斷。


2. 永遠提供「原始碼」

許多 OERs 的分佈,是沒有任何分類的「原始碼」。在這方面,若不談授權的話,他們並不像開源軟體有那麼多可作為「免費軟體」發布的可執行程式,你無法輕易地修改。

將原有的資源作適當的分配,使其更容易的修改和利用。例如,其資源為 PDF、電子書或幻燈片之複合式檔案,在他們的原始分辨率、或原來可插入圖像作為編輯的表格,個別地提供其所有嵌入式的圖片。至於文件檔案,可從製作該文件的 DPT 軟體,提供原始佈局的文件(也請參考第 5 點)。

即使是一張圖片,公開原始的 raw 圖片其實和公開最後修完圖的版本是一樣的無害。同樣地,對於 podcast 或是影片,提供原始未壓縮失真的影片檔案,可讓人剪輯、重新編輯使用。

所以說,若是沒有「原始碼」,資源是難以修改和改善的。


3. 有個管理生產流程的基礎架構,而不只是產出成果

到目前為止,OER 的基礎架構大多是擺放成品的倉庫,而不是為了在開源裡合作創造成品的基礎建設 (維基百科是一個明顯的例外)。

我認為一個好的起始點,是促成 GitHub 成為用於管理 OER 生產過程的工具。我並不是唯一一個提出這點的;Audrey Watters 也在部落格提到這個想法

它是個從起步時就可以用來創建開源專案的簡單方法,並且有一個內建機制可以用於創建衍生品和貢獻改進成果。從教育者的角度看來,也許它不是最好用的,但我認為它能夠讓 OERs 更清楚地建立開放資源的過程。

這亦有個倡議,做一個「GitHub 的教育版」,像是CourseFork,也許可彌補上述的不足之處。


4. 有一些明確的準則來定義它是什麼或不是什麼

目前已有許多(或許太多)關於 OER 的書面文章,但那些都不是一套標準的準則,必須考慮到 OER 並且符合它。

關於自由軟體,自由軟體基金會(FSF)所定義的四大自由:

  • 自由 1:能為任何用途自由地運行該程式。
  • 自由 2:自由地學習軟體是如何運作,並可以修改它使其滿足你的需求。
  • 自由 3:可以自由地重新發布或複製,以幫助你的夥伴。
  • 自由 4:能自由地改善程式,並將你的成果(和修改版本)釋出給大眾,從而使整個社會獲利。

如果一個軟體無法支持上述這些自由,它就不能被稱為所謂的自由軟體。這像是有一大群的軍隊在你的生活裡,使你苦不堪言,而如果它不是,那麼請你試圖跨越它。

同樣地,「開源」是需要符合由 OSI 公佈的完整開源定義的定義的。再說一次,如果你試圖將某個並不符合這些定義的專案冒充為開源,那麼將會有很多人樂意指出你的方式是錯誤的。並且很可能會起訴你,如果你違背任何授權方式的話。

如果開源不是根據 OSI 的定義,自由軟體也非根據 FSF 的定義,那麼它並不是「開放軟體」,討論結束。這之間沒有灰色地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在功能層面上,自由軟體和開源之間有許多重疊的部分,然而如何將其標準從根本上表示出來,對他們各自的文化和觀點來說是很重要的。

現在也許被稱為「OER 運動」,底子裡和自由與開源軟體有著同樣獨特的觀點、文化,而且還開始出現了一些被廣義稱為「開放 OER」、「自由 OER」或「免費 OER」的差異討論。

然而,儘管 OER 有許多不確定的定義,也還沒有出現任何公認的定義和標準 — 對於那些分別支持這些差異的人,沒有重整的標竿。

現在看來似乎有點奇怪,因此未來有個建議是將其拆分成兩個派別,但自由軟體和開源陣營之間的緊張關係,我一直認為是純淨且正面的(當然,其他的陣營可能不這麼想)。透過一個又一個的社群調整自己,將使你更清楚自己的立場。你也許花更多的時間在批判另一個社群上,或者花更少的時間處理自己社群裡的內鬨!

直到有一些清楚的界線來區分什麼是其真正代表的定義之前,OER 將會繼續成為任何你想要它根據的一個定義,讓它難以有 openwashing 的機會。(請參考「漂綠 greenwashing」


5. 別讓 OERs 需要專有軟體

好吧,大多數的教師和學生仍是使用微軟的 Office,且許多設計師亦是使用 Adobe。然而,其資源其實並不難開發,仍然可以透過使用免費或開源的軟體來編輯檔案。

上述的關鍵是使用開放的標準來開發資源,並使用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廣泛的工具。

如果(或者更確切地)MOOC 為了讓使用者利用他們平台的功能而開始「擁抱和擴展」通用格式,這可能會變成很大的議題。同樣地,也有開放的標準(如 IMS LTIExperience API),能針對這一點幫上忙。這當然是 CETIS 加入的點!


是不是這樣呢?

正如我在這篇文章提到的開頭,OER 某種程度上受到開源和免費軟體的啟發,它包含了許多重要的課程,例如在建立(和一定程度上簡化、改進)的自由以及開放授權模式的的概念。不管怎樣,OER 絕對不只是選擇授權那麼簡單的事情而已!

可能還有其他有益、值得學習的經驗學教訓—增加您自己的意見吧。




OSSF Newsletter : 第 243 期 LiveReload - 網頁開發者必備的自動重新整理外掛

Category: FOS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