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  繁體中文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News

Raspberry Pi 的出現是為了解決劍橋的人才危機:Eben Upton 專訪

本文翻譯自 ./theMukt,原作者為 Swapnil Bhartiya:https://www.themukt.com/2014/08/18/raspberry-pi-created-solve-talent-crisis-cambridge-eben-upton-interview/

用不著介紹 Raspberry Pi,它是信用卡尺寸中最受歡迎的單板電腦 (single board computers),光是它的出現就掀起了一場變革。要價 25 美元的硬體被應用在許多場合,多到難以贅述。

這套裝置的普及,很大程度有賴於其基金會與廣大開源社群之間所保持的社群關係。Eben Upton 是 Raspberry Pi 基金會創辦人,也在 Broadcom 擔任技術總監和 ASIC 架構師,我們在新奧爾良舉辦的 LinuxCon 2013 上遇到 Eben Upton,並和他討論有關 Raspberry Pi 的種種。

我算是不清楚 Raspberry Pi 背後動機的那群人之一,所以 Upton 告訴我的一切 (如果你看過 Raspberry Pi 網站的關於頁面,你應該知道了) 讓我有些驚訝。

Raspberry Pi 的出現是為了解決劍橋的人才危機

Upton 表示,Raspberry Pi 是我們在劍橋大學,為了解決過去十年之中經歷的招募危機,所做出的一次嘗試。申請電腦科學的人數大幅減少,我們發現進來的人所擁有的技能,遠遠不及 1990 年代中期的情況。

衰退的理由,或者理由之一,是變得過於昂貴的電腦,讓家長難以製造給下一代碰觸電腦的機會。孩童很難找到作為實驗用途的硬體。

於是他們的團隊嘗試找尋低價的解決方案,有足夠的功能性可以作為實驗平台之用。

要找這樣的硬體並不容易。矽晶片是這類硬體的核心,他們必須壓低其成本。Upton 與 Broadcom 的緊密關係,幫助他找到達成此目標的矽晶片。

Upton 告訴我,要達成成本目標是一個艱巨的挑戰。花了我們好多年,我記得花了我們四年吧,從 2006 年開始,到有隨便一個我們能夠接受的硬體。我們很幸運。和 Broadcom 之間的關係在這方面對我們非常有幫助。

由於 Upton 和許多 Pi 相關人士,同時也參與了 Broadcom 的 BCM2835 晶片,他們在 Raspberry Pi 上使用的晶片,很接近 Upton 心中所想要的。Upton 表示,這有點像是我們的晶片,Raspberry Pi 使用的晶片就像是我們的寶貝,這一點非常有幫助。

挑戰並不止於晶片上。他們在設計板子的同時,也在準備建立供應鏈,好將設備交付給需要的人。和晶片相比,這花了我們兩倍的時間。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做出夠便宜,且在核心處理元件外有足夠功能的設計。我們花了長時間建立供應鏈商業模式,讓我們能在薄利經營下維持營運。

即使當一切就位,板子裝在盒子內準備出貨時,基金會也遇到了非常嚴重的危機。這些裝置沒有 CE 認證,Raspberry Pi 的經銷商表示沒有 CE 標誌他們不能出貨。

Raspberry Pi 團隊之前認為他們不需要 CE 標誌,因為他們以為慣例上開發硬體的銷售不需要該認證,只要設備不被視為完成的最終產品。他們舉出 BeagleBoard 為例,引述其系統參考手冊,可是 Circuitco 的軟體工程經理 Koen Kooi 糾正他們,指出 BeagleBoard 通過 FCC 與 CE 認證。

該團隊日夜奮戰以通過 CE 認證,最後終於能在不造成嚴重延遲下順利出貨。

當該設備到了愛好者與開發者手上時,一場革新就此展開。一個熱情、友好且創新的社群開始圍繞該設備成長。那些有自由或開源軟體經驗的公司一定很了解,不管他們聘請了多麼厲害或聰明的高手,外面一定有更厲害更聰明的人,讓他們所做的創新相形失色。Gabe Newell 在 LinuxCon 上坦言,還是有很多從事自由軟體的公司,還是把大多數開發工作限制在他們自己的員工上,或者採取獨裁式控制。這些公司最終會因為無法受惠於其小框框外的工程人才而失敗。

如果你建立開放平台的話,之後你可以讓你的社群帶領創新。

幸運的,Raspberry Pi 團隊非常了解社群的價值。Upton 興奮地分享說,Raspberry Pi 最棒的地方其他人著手貢獻的程度。出自該社群的創新遠遠超過我們的成果。

Raspberry Pi 在和社群的關係上十分小心。Upton 的妻子 Liz Upton 照看社群事務,她也負責維護官網上的部落格與新聞。

Upton 坦言開源開發模式創造出非常有價值的免費工程資源。你無法相信他們所做的是多有價值的事。幾個月前,我們收到一封信,那個人給了五行程式碼的修補,可以讓 SD 卡的效能倍增。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事情,所以這真是非常有價值的工程來源。

Upton 表示,和社群的互動,對於應該把資源投入在什麼地方,也給了他們很好的方向。他說,他們並不希望遴選優勝者,或者對於 Pi 應該如何應用有固定的想法。他們持續關注社群用 Pi 做些什麼,並且介入來協助社群。

Upton 表示,他們會尋找他們可以稍加介入的地方。那些他們可以插手,花上一到兩萬美元推動社群向前邁進的地方。顯然,最近有個這樣的例子就是 Xbox Media Center。

圍繞 Raspberry Pi 的創新不僅限於個人工程師或開發者,甚至像是 Google 這樣的企業也在其中投入資源,讓這個平台對使用者更加有用。Google 最近發表了叫做 Coder 的工具,用來把任何 Raspberry Pi 轉換為一部網路伺服器。

Upton 認為 Google coder 這個例子相當不錯,而他在消息公佈之前對其完全不知情。他想基金會有人跟 Google 談過,而他則是跟其他人一樣驚訝。

他坦言對他這是個學習的經驗,這讓他體會到 Raspberry Pi 這個組織,現在已經大到他無法得知內部所有發生的一切。

Raspberry Pi 的資金來源?

關於 Raspberry Pi 我還有一個疑問需要獲得解答。我們看過像 Canonical 這樣大的公司都無法順利為 Ubuntu Edge 專案募集資金,使得該硬體未能上市。我很清楚 KDE 的 Aaron Seigo 為了讓 KDE 的平板 Vivaldi 上市所付出的努力。雖然他選擇和 Canonical 不同的方法,不過他之所以密切關注該活動的理由是非常明顯的。有趣的是,Raspberry Pi 在募集資金上,並未選擇傳統的方式。

那麼,他們是如何募得該設備與相關費用的資金呢?

Upton 表示,Raspberry Pi 基金會有趣之處在於,他們大部分的資金,來自銷售 Pi 所獲得的營收。與多數社服機構不同,他們實際上並沒有籌募資金。

該基金會很幸運的有 Google 對該專案表示興趣。Upton 說,今年 (2013) 一開始,Google UK 特別為了讓英國和愛爾蘭的學生與孩童擁有 Pi,提供了我們百萬美元資金。基於這筆 Google 的資金,該基金會會提供 15000 到 16000 部 Raspberry Pi 套件給英國的孩童。套件包含單板電腦、電源供應器、SD 卡。由於該基金會本身規模太小,他們不會自行處理出貨事宜,而是有 5 到 6 個合作夥伴,包括 CoderDojo、Code Club、OCR。基金會把 Pi 交給這些合作夥伴,這些組織負責找出那些會因為擁有 Pi 而獲益的孩童。

Google 在日本也有類似的計劃。該公司發送超過五千部 Raspberry Pi 套件給東京的學生。這些活動顯示 Pi 在孩童的電腦教學上,已經成為了如此重要的工具。

影響教育系統?

Raspberry Pi 不只是廉價的硬體,它還包括開放源碼與社群參與。因此上述的發送計劃對學校課程是否有任何影響呢?它們是否會改變學校對開放源碼的態度呢?能否搭建起學校跟開放源碼之間的橋樑呢?

Upton 認為目前一切還言之尚早。他們看到某些學校,特別是在課程安排上有較多自由的私校,購買相當數量的 Pi 給他們的學生。他認為等到英國所有學校大量採納 Pi,特別是傳統的公立學校,還要等上一段時間。

既然私校對自己的課程有較多的發言權,重度採納 Raspberry Pi 勢必會對其課程產生影響。我們可以期望當這些設備在學校變得更加普及之後,會開始影響他們對 Linux 與開放源碼的態度。

接下來呢?

Raspberry Pi 的設計與硬體和推出時沒什麼不同。Upton 表示理由之一是因為他們希望該硬體能有較長的庫存壽命。和 Apple 或 Samsung 不同,Raspberry Pi 不需要透過汰換硬體來銷售更多設備以換取獲利。然而,當時候到了,該設備會需要更大的改版。在其硬體設計上,Pi 進展快速,正在獲取更多功能。

那麼,Pi 接下來有什麼值得我們期待的呢?Upton 說,他認為 Raspberry Pi 下一個值得注目的是更好的桌面支援。他們花了大量的時間、心血、金錢,在改進 Pi 的桌面使用者體驗。

很多使用者或許沒有注意到,但 Raspberry Pi 有潛在的強大多媒體能力。Upton 說他們正致力讓 Pi 成為強大的平台,特別是多媒體方面。就是 BCM2835 這顆很棒的晶片,它擁有超棒的多媒體加速器。

有很多人已經在用 Pi 作為 XBMC (Xbox Media Center) 或作為媒體中心了。該基金會正投入資源協助這些社群成員與使用者。因此,Upton 表示,他們正嘗試在做的是,把這些多媒體能力交到那些正在做桌面應用程式的人手上。正是為此,他們在 Wayland 這個新一代複合桌面協定上花了很多錢。他們同樣在 Gstreamer、webkit 整合等等上投入金錢,讓 Pi 成為更具吸引力的通用機器。

Upton 表示,這麼做有兩個理由。一個是開發中國家的應用軟體,他認為,Linux 機器,特別是 ARM Linux 機器在開發中國家有很好的前景。第二個理由,是他認為這部機器應該要夠有趣。這些設備應該要能夠玩遊戲、上社群網站或播放影片。

Upton 說,因此他們會試著讓該平台成為更有用的通用電腦,幫助他們的教育使命。

聚焦印度、南美和非洲

Raspberry Pi 在歐美相當流行,不過,這部設備的賣點之一,是它的價格。對於金磚四國 (BRIC) 正在面臨的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解決方案。那裡有很多人因為價格而負擔不起電腦,而 Raspberry Pi 可以讓這些國家的孩童,能獲得經濟的運算資源。儘管 Pi 並非為此目的而設計,它的出現是為了解決英國的問題,如今它已經成長茁壯。

因此,很明顯的一個問題是,Pi 目前的市場為何,以及該基金會對開發中國家的有何計劃。

Upton 表示,從月出貨量來看,北美是他們目前最大的市場,德國與英國其次。直到最近,他認為,英國仍然佔有最多的裝機數量。而展望未來,他們正將大量資源投入在如何進入印度市場上面。

他們正嘗試如何在南美,特別是巴西,行銷這個設備。由於關稅問題,交付一部 Pi 的成本飆升為 70 到 80 美元,幾乎是成本的兩倍。因此該基金會正試圖找出免扣關稅,為孩童與客戶保持價格低廉的方法。

Upton 指出,中期看來,他們的注意力的確大幅度地轉向了非洲。他認為非洲對 Linux、ARM Linux、Pi 或像 Pi 的其他機器,都是很好的一個機會。

上面提到 Raspberry Pi 在硬體上跟早期沒有兩樣。然而,在今天,為了留在市場上,你必須不斷地創新。你今天做了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計劃為明天做什麼。明天你能否與時並進?

Upton 表示,在短期到中期來看,軟體可以說是一切,為了是讓現有平台更好。他們說過他們將會改進能源效能,他們將在明年的某個時間點做電路板的改版,改進設備的耗電量。但除此之外,他們並不會特別聚焦在硬體上。他們會投入改進軟體堆疊上。

Pi 硬體維持原樣並不是因為缺乏創新,而是為了其他非常合理的理由。

Upton 認為,他們可以追逐更強大的硬體平台,不過這麼一來已經購買 Pi 的用戶將成為孤兒。他們清楚 2 到 3 年後的未來,他們勢必要推出新的硬體。如果他們在 2017 年還出貨現在的硬體的話,那對他們會是場大災難。不過他們希望確保盡可能延長現有硬體的壽命。

在此一訪談後,Raspberry Pi 很清楚正計劃增加在金磚四國的曝光。這對這些區域的用戶會是個好消息。巴西有必須重新考慮其關稅,以便讓他們的孩童更輕易地獲得這樣的硬體。Raspberry 對其用戶負有承諾,不像 iPhone 或 Nexus,Raspberry 對其設備沒有計劃性的汰換。他們希望其用戶盡可能延長這部超便宜設備的壽命,因此你花在 Pi 上的投資,可以持續更久時間。不過,他們同時也投入資源改進 Pi 的使用體驗。

Raspberry Pi 補足與重視其社群的方式,是其他公司能夠學習的地方。許多公司以社群的成果開始,當他們成長到足夠強大時,就開始邊緣化這些社群成員與用戶。這些公司開始指揮他們做事,而不是讓這些用戶做他們想要做的事。Raspberry Pi 是一個在組織目標與社群所需之間保持平衡的好例子。從這次對話之中,在一定程度上顯示該基金會付出了額外的努力,去了解社群的需求並協助他們完成。

Raspberry Pi 其自身已經成為一種革新,而且正逐漸持續壯大。你有 Pi 了嗎?沒有的話,不如今天就入手吧!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the following articles:




OSSF Newsletter : 第 248 期 專訪台科大「基於時脈偏移的裝置識別技術於雲端服務之研究」

Category: FOS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