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  繁體中文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News

3 百萬用戶且招募中的 edX

本文翻譯自 opensource.com,原作者為 Jen Wike:https://opensource.com/education/14/9/interview-ned-batchelder-openedx

使用 Open edX 的網站多不勝數,一旦足夠強大且具延伸性後,教育專家們不只能把這個平台運用在課程上,更能用在線上教學新點子的嘗試。GitHub 上有完整列表

在此次訪談中,我和 Open edX 的 Ned Batchelder 談他的團隊,他們正努力讓該平台成為實驗新點子,並與其他教育者分享,進而以此為基礎加以改進的最佳場所。

讓我們看看他們要如何達成這個目標。

問:你認為使用 Open edX 的網站為什麼選擇這個平台?

答:我想教育者選擇 Open edX,是因為他們在找的平台,要能夠提供很棒的起始工具 (豐富的評估、易用的課程製作等等),還能給予延伸該平台的可能性。XBlock API 讓他們為自己的課程建構新的互動元件。除了 API,整個平台更是開放源碼,因此他們不會受限於我們選擇提供的。

他們可以將其延伸以嘗試新的想法。edX 的目標不僅止於帶來免費教育。我們想要讓教育專家們能夠實驗線上教學的最佳方法。許多提供大規模線上開放式課程 (MOOCs) 的教授,不止對教授自己的課程感興趣,更希望研究線上學習的過程。他們有最早期線上教育提供者的經驗,也了解其侷限。他們希望嘗試新的教學技術,也需要一個平台來加以實現。

公開程式碼在教育環境下更為重要。學生隱私法對於資料的放置地點通常有地域上的限制。因為能存取完整程式碼,教育機構在選擇如何設置 Open edX 安裝時有最大的彈性。他們可以制定一個託管策略,以遵守最嚴格的法律。最後,某些機構對於由非營利組織提供的開源軟體會比較放心,這一點在文化上很適合大學院校。

問:你和你的團隊如何達成為這些組織建構軟體平台的任務?

答:和打造其他軟體產品一樣,了解使用者是非常重要的,找出他們的共同需要,並開發支援這些需求的功能。edX 擁有數十個頂級機構作為聯盟成員的優勢。我們和他們的教學團隊有著緊密關係,所以對於該平台他們想要走的方向,我們有很多好的資訊和回饋。

開源社群提供了更多資料,特別是有關他們那些不同的需要,例如像是他們會架設自己的系統,而非在 edx.org 上經營課程。edX 工程師絕大部分都不是教育專家,他們是軟體工程師。不過這也創造出不錯的平衡:我們可以在教育者的指導下,打造軟體基礎建設,接著教育者可以以此為基礎,以專業元件延伸該平台。同樣的,學術開發者也許不會遇到我們在 edx.org 這種規模網站所慣見的軟體挑戰。

我們有大約 3 百萬用戶,雖然比不上臉書等級,但比一般校園專案要大上許多。因此我們嘗試把兩個領域結合起來,我們提供軟體專長,而大學則帶來教育專業。這有點困難,不過我們學著用其他人的語言進行溝通,並嘗試能容納此一不同尋常組合的設計流程。結果很值得。

問:你的團隊扮演什麼角色?

答:我是兩個團隊的成員。第一個是整個 edX 工程組織。因為我們所有的程式碼都是開放源碼,每一位工程師在 Open edX 平台上都扮演了某個角色。另一個是 Open edX 團隊。我們負責實現、鼓勵、擴展 Open edX 社群。目前我們有三個人,不過我們正在招聘中!我們三個都是工程師,都愛開源,而且重視與人們面對面的價值,即使是螢幕上的面對面!

隨著團隊成長,我們會有純粹負責溝通和協調角色的人手,也會有更偏技術的人,負責建構開源社群感興趣的更大型功能。整個 edX 組織對 Open edX 開源都感到興奮,我的團隊的特殊任務,是協助將每件事都納入開源考量、作為公司內的提倡者、找出並修復摩擦點。

問:你的團隊如何運用教育者的想法?

答:我們有兩種方式來使用他們的想法。

第一是把這些想法整合成 Open edX 平台本身的功能。這需要傳統的軟體產品流程:廣泛的設計與規劃、實作、測試等。因為資源有限,只有最引起關注的功能可以用這種方式實現。我們必須找出最大的共通點,然後打造出支援它們的功能。第二個方式是我們可以開發 API,讓教學團隊為自己的課程實作他們的想法。這比較適合風險較高,或更為專業而僅適用於特定領域的點子。

問:教育者如何進一步學習開放與線上教育?

答:學術團隊可以實作教育的新工具,並且在 Open edX 上做嘗試。我們打造了該平台的絕大部分 (包含無趣的部分),他們則在上發展有趣的教學工具。這對我們就像夥伴一樣!

並不是我們聚在一起來設計新的點子,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專業領域,將其結合起來,我們可以做我們會做的事,他們則做他們擅長的事。我想這就像:我們負責軟體而你可以負責教育。我覺得這就像是開放源碼理念的中心一樣。在封閉源碼領域,供應者與消費者劃分的很清楚:我們有程式碼,而你沒有,所以你只能做我們說你能做的。在開源世界中,每個人都能依照自己的意願和能力來貢獻。每個人不必然要作同一件事,人們會自然地被吸引到他們最適合投入的部分。

問:能告訴我們一個進入 Open edX 的 pull 請求 (pull request) 嗎?

答:Open edX 裡一開始就有的一個功能叫做提示 (hinting),這是教學者對於答錯問題的學生,給予提示的一個方式。不過開放學習計劃 (Open Learning Initiative) 研究線上教育十多年的教育研究者,認為這個功能可以做得更好。他們聚集一群專家為我們的提示系統提出修改,並實作出來。這個成果以 pull 請求形式提出,並且處於納入核心平台的最後檢視階段。這是社群成員一起共同推動該平台前進,並將成果貢獻回到核心的絕佳範例。

另一個充滿實驗性的領域是社交互動。線上學習顯然的缺點之一就是缺乏學生之間以及教師與學生之間的社交互動。許多教學團隊和研究者透過提供指導、學生配對等功能的 XBlock 進行實驗,試著補充現場教學的豐富社交。這顯然是個待解的困難問題。讓許多團隊嘗試不同的想法,看看哪個會勝出,這種做法很有幫助。我們不必進行冗長的規劃流程,然後下注在一個我們喜歡的社交功能。我們可以改為鼓勵不同團隊嘗試不同想法,看看哪種可行。




OSSF Newsletter : 第 250 期 降低開源授權爭訟風險的三大要點

Category: FOS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