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English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自由專欄 自己的資安自己顧!保障隱私與資安的重要性

自己的資安自己顧!保障隱私與資安的重要性

如果沒什麼要隱瞞的祕密,需要在意隱私嗎?

開放軟體促進會 (Open Source Initiative, OSI) 在一篇文章裡提出了一個很多人關心的問題:「如果我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祕密,為什麼我需要在意隱私問題呢?」這個問題可能有千百種不同的回答,OSI 半開玩笑地表示他們最喜歡的短回答是:「真的?完全沒有祕密?」,不過如果要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他們也有經過思考而且可以理解的答案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想像有那麼一個世界,你的一舉一動都持續被周圍的人監看、批判,即使後果不是立刻造成,但也有可能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發酵,或者是你做了、說了什麼不那麼受歡迎或不太普通的事情。這種世界將會拖慢社會跟經濟的進步速度,因為大家都不敢做被認為是搗亂的事。」

OSI 還舉了幾個實例給大家參考,證明有多少當前人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自由,在以前其實是不存在的。如果人們連在家裡都沒辦法打破常規、累積動能,直到可以獲得合法的正當性為止,那麼同志權力、跨種族婚姻、藥用大麻這些都將不復存在。再想想 1920 年代的禁酒令,這個禁令最後因為人們的抵制而粉碎,如果要強制執行則會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但如果人們被全面監控、不能私下違抗禁令,那麼要擺脫這樣的禁令將會困難得多。全面監控可能會帶來什麼代價,OSI 在文中建議大家下次在大熱天自由地打開一罐冰涼啤酒暢飲時可以想想這件事。

不做虧心事就不用怕被監聽?─全面監控的雙面刃

劉靜怡教授在「資訊、監控與自由」一文中提到:「在美國當前的監控社會(surveillance society)形貌下,政府在法律制度上幾乎可以『形式合法』且『範圍全面』地蒐集和人民一舉一動相關的各種資訊。」誠然,政府有可能利用收集到的資訊處理分析來提升行政效率、防範治安威脅、進行服務,但通訊監察與資料蒐集的權力若沒有經過法律的確實規範與制衡,則可能淪為威權統治的方便道具。自由軟體之父 Richard Stallman 曾經在演講中舉「車牌辨識」做例子,說明監控與利用的差別,如果系統辨識之後只紀錄下已違規的車輛沒有任何的問題,但若系統將所有通過的車牌都紀錄下來,則成為監控,結合網路之後,可以進行的追蹤與分析將十分強大。美國在九一一之後發展到現在已逐漸成為怪獸般的監控社會,但史諾登 (Edward Snowden) 透過媒體揭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的監控計畫後引發社會關注,也促使美國總統歐巴馬允諾提升監控計畫透明度與監督、制衡系統,以維護人民通訊的自由。 反觀台灣現在的法規,在保障通訊自由的把關仍有改進的空間。在去年 (2013) 的時候台灣司法與政治界曾因為監聽國會案而鬧得沸沸揚揚,當時有法界人士表示如果沒做虧心事,就不怕被監聽,但監察機關亦曾透過調查報告指出台灣通訊監察管理及查核系統有改進的空間,應該將監察範圍限縮在最小程度。

Reset the Net

今年六月五號,距離史諾登揭密滿一週年,網路上一項名為 Reset the Net 的號召便是企圖對抗全面監控的行動。電子前鋒基金會 (Ele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表示他們已經對抗 NSA 的監控多年,但 2013 年是對抗全面監控戰爭的一個新章,因此包括自由軟體基金會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FSF) 等數十個組織加入 Reset the Net 行動,這項行動要求使用者在手機或電腦上安裝基於隱私保護設計的自由軟體,而開發者或網站設計者則應添加防止監控的設計, FSF 亦為了這樣活動撰寫了一份保護電子郵件資安的指南。

參考資料




自由軟體鑄造場電子報 : 第 245 期 Xserver 的介紹與應用

分類: 自由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