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English
感謝您對「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支持與愛護,十多年來「自由軟體鑄造場」受中央研究院支持,並在資訊科學研究所以及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現已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本網站預計持續維運至 2021年底,網站內容基本上不會再更動。
也紀念我們永遠的朋友 李士傑先生(Shih-Chieh Ilya Li)。
自由專欄 教授開放源碼改變我的人生

教授開放源碼改變我的人生

本文翻譯自 opensource.com,原作者為 Steve Burge:https://opensource.com/education/14/9/teachers-students-want-freedom-testing

對於多數學生和老師來說,我們的生活圍繞著測驗打轉。對學生,測驗決定他們是成功或失敗。對老師,同樣的情況逐漸成真。我的職業生涯就是個例子。

我的第一份全職工作是英文老師。我教日本孩子通過他們的大學入學測驗。失敗對於他們,通常代表要再額外拼一年,以便下一次通過同樣的測驗。幾年後,我在澳洲教書,幫助亞洲學生通過英文測驗,好讓他們留在大學裡。如果他們失敗,他們通常會面臨失去簽證並遣送回國的風險。

到喬治亞州之後,我在亞特蘭大區一間中學工作。我們被告知要以測驗作為教學準則。越多孩子達不到標準,我們越是被告知要以測驗進行教學。如果學生該年過不了關,必須參加暑修,規則將會更加嚴苛。

我不是唯一的一個。多數教師都有學生與老師背負類似壓力的故事。

從測驗中解放

在 2006 年我轉換職場跑道。我不再從事正規教師並停止依照測驗來教學。我開始教授開放源碼,並開了一間叫做開源訓練 (Open Source Training) 的公司。

教授開放源碼對我和我的許多學生,宛如注入一股新鮮空氣,因為在開放源碼這裡,沒有死板的測驗。大多數的開放源碼專案不需要證書。而且,也沒有指定教材。

在開放源碼裡,值得為之工作的雇主不會對你的能力要求一份官方證明。一位好雇主會看你做過什麼,並要求你展示你的能力。是,有個電腦科學學位還是有幫助,但沒有的話通常也沒有問題。

我們課程的許多學生都是自學而成,開放源碼不用支付授權費,沒有測驗費,也不用買教科書。你只要下載軟體然後開始動手。這不可能發生在老式的高額授權平台,在那些平台上你必須從企業銷售代表手上拿到授權金鑰。如果我們教的是像 WordPress 這樣的平台,遇到玩過這些軟體的學生是很平常的事。他們把這些軟體用在個人興趣、運動團隊、非營利組織、兼差、宗教團體等等上。學生出自於自己的動機做這些事。他們會做研究、找出他們要用的,然後自己試著搞定一切。

更好的動機

在學習開放源碼時,動機是完全不同的。來參加我們的訓練的學生,並不是因為想迎合他人設下的標準。他們所想的是跨過自己的目標。以下是這些學生完成訓練後所做的一些事:

  • 開始自己的網頁設計公司
  • 去更大的網頁設計公司工作
  • 為他們社群中的機構開設網站
  • 用開源軟體協助他們的業務
  • 用開源軟體保住工作或取得升遷
  • 這些學生很努力的完成偉大目標,不過他們通常選擇的是他們滿意的目標。

當我還是孩子時,我們的老師總說:繼續學,你未來的職業還沒被發明出來。

嗯,我們如今生活的世界,我們下一個工作甚至有可能不會被發明出來。以測驗驅動的舊式模式無法快速地適應,或提供正確的動機。開源軟體具有彈性、強大,且照學生所需的步伐在前進。這看起來比較像是教育的未來。




自由軟體鑄造場電子報 : 第 250 期 降低開源授權爭訟風險的三大要點

分類: 自由專欄